在失語中漫舞,王家衛的蒙太奇呢喃

三十多年來,王家衛的作品逐漸化為經典,攝影和場景調度構成風格獨具的畫面、MV式剪輯與流行音樂的適時結合及運用,成就了一代電影導演。

剪接與混音的美學

當阿菲潛進663的家中打掃時,畫外音奏起〈夢中人〉一曲,訴說阿菲的情不自禁,已成《重慶森林》的經典橋段。將人物的動態影像配上能代表他們心聲之曲,此種表現方式被稱為蒙太奇( Montage )。以之敘事、推進劇情是王家衛常用的拍片技巧,相較之下,楊德昌、蔡明亮等其他華人導演鮮少使用配樂,使音像蒙太奇既是王氏電影語言的要角、也是特色。蒙太奇由畫面與音樂所構成,剪接和混音則把兩者組裝在一起,透過他獨具匠心的聲畫結合,觀者能從中體現王氏個人色彩強烈的影音美學。

音樂在角色和場景間不斷躍動

王家衛應用蒙太奇的代表作《重慶森林》,也是他首部征服歐美影壇之作。《重慶森林》開場林青霞遭追殺在重慶大廈內逃跑時,畫面左右劇烈搖晃,在高角度廣角鏡頭與第三人稱跟隨鏡頭間用快速剪接切換,動態、立體呈現過程,配上疏離、不安且帶有異域感的音樂,說明她的提心吊膽及疑神疑鬼,也陳述了她和重慶大廈居民們的外來身分。緊接著何志武在重慶大廈內與犯人追逐,背景以同一首歌曲延續氛圍,平視鏡頭在第三人稱及主觀視角間不斷交替,畫面持續晃動、跳躍及旋轉,焦點卻始終放在何志武身上,迷亂的視覺效果、急遽加速的時間感,使警察與逃犯間張力十足的追捕行動、旁觀人群和不為所動形成對比,都會生活原子化、人情淡薄的特色不言而喻,締造《重慶森林》迷幻絢麗、荒謬陌生的混雜美感,「後現代」就此成為王氏風格的一部分。

聲光在失語中敘事

《重慶森林》片頭以一分多鐘的動態音像帶出上半部兩位主角,兩人擦身而過時配上金城武的旁白:「我們最接近的時候,我跟她的距離只有0.01公分,57個小時之後,我愛上了這個女人。」不僅為兩人相遇添加宿命論的成色,也將本片劇情核心簡要傳達,是運用蒙太奇電影美學的經典。《春光乍洩》難以從光影變化認知時間,黑白色調彷彿永劫輪迴,不分日夜將主角們困住,為了離開香港從此陷入無止盡的苦難,比起旅行、更像放逐。王氏對光大膽的使用,使空間總是充盈著燈光,反映主角們的心理狀態,就像持續遭到拷問的罪犯,在審問房中無法得到安歇,直到黎耀輝在瀑布醒悟,走出和何寶榮一同被放逐的夢靨,光影與色彩方逐漸回到畫面裡。無須言語,王家衛透過畫面完成敘事。

拉丁樂曲隱喻起承轉合

《春光乍洩》的故事結構可分為四個章節,王家衛除了以光影、色彩示意外,則是運用音樂作為旁白來進行敘事。先用極具拉丁情調的〈 Cucurrucucu Paloma 〉帶出兩人流落市井;在何寶榮對黎耀輝說出「不如我們從頭來過」後,以〈 Prologue( Tango Apasionado )〉進入代表黎耀輝夢靨的第二節,更以 Tango 曲和兩人跳舞的畫面,示意夢靨如跳 Tango ,兩人方能成雙成舞;第三節則以〈 I Have Been in You 〉起頭,黎耀輝城中夜遊尋找刺激,同時也到屠房掙血汗錢,歌曲多次奏起襯托出他生活中積累的陰暗;瀑布前響起的〈 Finale( Tango Apasionado )〉代表黎耀輝、何寶榮不再共舞,與瀑布燈上畫像小人的相偕生活形成對比,從頭開始和樂生活只是幻夢。最後在遼寧街奏起的〈 Happy Together 〉,再次與黎耀輝的形單影隻相映,壓抑且無奈的愛情至此完美呈現。

追求影像的極致

在《2046》之後,王家衛的電影製作期愈來愈長,代表他不用再受市場、出資人與獎項束縛,能夠依自己所想來製作電影、追求藝術,「要當導演,你就要誠實。不是對他人誠實,而是對自己誠實。你要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拍電影;你要知道哪裡錯了,而不要諉過於人。」這是王家衛對自己與作品的要求。

挑戰影像的可能性,完成對得起自己的作品,堅持讓王家衛的電影從商品昇華成藝術品。王家衛被譽為香港當代電影大師,更憑《春光乍洩》於1997年拿下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為首度榮獲該獎的華人導演。他定義了電影中另類的光影敘事與美學高度,讓演員與觀眾跟著他的鏡頭,在香港絢麗景色中漫舞。

Editor / Asta

Author / Arfie Wu

Photo Credit / IMDb, Mubi, the Dalla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