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RE

閉上眼睛還是看得見:影像與音樂相互註釋,一場視覺與聽覺的饗宴

Netflix 上名為《 Anima 》15 分鐘音樂劇情短片,絕美到窒息的現代舞、震顫心弦的 Techno music 、實驗性的拍攝手法等。事實上這部 2019 年由 Paul Thomas Anderson 執導的短片,正是為 Radiohead 主唱 Thom Yorke 發行的第三張個人專輯《 ANIMA 》所拍攝的音樂概念短片,除了打造令人著迷的視覺、聽覺饗宴,甚至在音樂與視覺的想像空間裡,建構出更龐大的世界觀。視覺作為音樂延伸的載體,這種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還存在哪些看得見的可能性?

青春這門宗教不缺信徒,暗黑 YA 影集《 Euphoria 》風靡 Z 世代

2020 年 Zendaya 憑《 Euphoria 》中女主角 Rue 一角拿下 Emmy Awards 劇情類影集最佳女主角,而今年他再次獲獎,成為世上最年輕兩座 Emmys 的得主。《 Euphoria 》的故事與角色都複雜立體,作為 YA 影集似乎太過沈重,不過絢麗的視覺效果、實驗性的拍攝及剪輯手法,收服了全球影迷。

片名和劇情毫無關聯?被貼上「神鬼」翻譯標籤的電影

像是「追緝令」、「終極」、「玩命」、「神鬼」等等翻譯片名,已經潛移默化在臺灣觀眾的認知中,片商基於市場行銷的考量,使用這些如影隨形的符號,與觀眾建立默契,有「玩命」就一定有「賽車」、有「神鬼」的電影就有「李奧納多」。

失戀只是永無止盡的心痛?電影中形態殊異的失戀樣貌

「愛情」始終是文學、影視作品難以兜出的命題;「失戀」則是愛情中無可避免的環節之一。電影中的失戀樣貌百百種,或痛徹心扉、或輕描淡寫、失戀者或默默等待情緒過去、或飲酒作樂將一切拋去⋯⋯這些失戀電影瞄準著失戀經歷各不相同的廣大觀影者,產生出形態各異的「共感」經驗。

狂暴中的溫柔: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實為深情告白?

朴贊郁導演新作《分手的決心》於院線上映反應不俗外,朴導更憑此片拿下本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過往作品再次掀起國際熱議。與他的「復仇三部曲」相比,《分手的決心》顯得清淡許多,而這所謂的「清淡」,依然有弒夫、螞蟻齧咬死者眼球等情節畫面,不免使人好奇復仇三部曲的口味何其重?血腥暴力難道僅僅是純粹的惡意嗎?

美好伴隨著恐懼的太空漫遊,《2001:太空漫遊》與《發條橘子》的反烏托邦寓言

1960 年代,美蘇強權爭霸從陸地轉移太空,隨著國際間太空競賽的氛圍興起,當代影視作品中的場景、色調、造型都在在顯示了對於「太空」的未知迷惘;也透過世界觀的轉變,探討人們同時既追求進步卻又懼怕末世的矛盾心態。Stanley Kubrick 的經典鉅作《2001:太空漫遊》及《發條橘子》分別以太空史詩及社會暴力兩個不同的題材相互指涉,寓言式架空世界影射人性與生俱來的陰暗與殘暴,帶著濃厚反烏托邦意味。

永遠有人正少年!《少年吔,安啦!》不褪色的「台灣製造」

於 1992 年上映,至今屆滿 30 年的台灣黑幫電影《少年吔,安啦!》,經歷 4K 數位修復後 7 月 8 日於全台電影院上映。片中呈現黑道火拼、少年的迷惘與逞兇鬥狠,反映當時台灣社會現況。除了電影外,原聲帶也創造多首經典如〈無聲的所在〉、〈你真正上厲害〉。經過修復後,色調的濃郁鮮豔更是「台灣製造」標誌。其中有哪些色彩直到現在仍是視覺上「復古」的共通語言?

從音樂到影像:Music Video 的黃金年代

音樂錄影帶的存在,如同音樂的最後一塊拼圖,在短短 3 至 5 分鐘的時間裡,拼湊出完整的故事背景,有時與歌曲內容相互呼應,有時則賦予另一種意義,共通點則是讓無形的樂音躍然於畫面,同時宣示影像本身亦是一項藝術品。

白天不懂夜的黑?寫給夜貓子的情書《 Midnight Asia: Eat. Dance. Dream 》

與日間的急躁、快節奏相比,夜間的沈穩讓人得以靜下心來反芻,此時理性不再是唯一的主宰,感性更有可能凌駕於一切之上。以午夜為名、為題材、為場景的影視作品不在少數,如療癒人心的《深夜食堂》、令人腦洞大開的《午夜福音》、及紀錄亞洲獨有夜晚多元樣貌的《 Midnight Asia: Eat. Dance. Dream 》。

吉卜力地才:永遠的高畑勲

提到吉卜力工作室,宮崎駿或許會是我們第一個聯想到的人物,然而吉卜力其實是由四個人所創辦的,分別是宮崎駿、鈴木敏夫、德間康快、高畑勲,四人缺一不可,而高畑勳不僅是發掘宮崎駿才華的重要前輩,更是在創作路上互相較勁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