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英雄與街頭:傳奇塗鴉藝術家 Basquiat

1970 年代至 1980 年代紐約街頭遍佈一個神秘的塗鴉標籤「SAMO©」,其塗鴉正是出自高中時期的 Jean-Michel Basquiat 與塗鴉藝術家 Al Díaz 之手,他們在曼哈頓街頭塗鴉游擊,SAMO© 代表的是一個虛構角色,仿擬的是某種宗教派別,並以「SAMO©」之名留下象徵憤怒或反動的塗鴉語彙。這是 Basquiat 創作進入世人眼簾的起點。

「SAMO© IS DEAD」

Basquiat 在高中輟學、離家並自學藝術,他的歸屬是街頭,與塗鴉藝術家 Al Diaz 在高中時期共同創造了 SAMO©,隱含著「Same Old Shit」的意義,於紐約東村、蘇活區街頭塗鴉。而 SAMO 本身代表著反宗教、反政治及反對意識形態的角色,留下饒富哲學的提問或語彙,「Why aren’t you trying to be perfect?」、「If repeated often enough, you will come to believe it」、「For those of us, who merely tolerate civilization」,有藝術評論家認為,Basquiat 的作品是「塗鴉詩歌」,展露了藝術最原始的率性。一直到 1979 年,Basquiat 以「SAMO is DEAD」為 SAMO© 畫下句點。

紐約城市的寫照

1970 年代後期,所有東西都混合一塊的紐約市中心,聚集了最酷的藝術家和龐克搖滾樂團,那個時代編織出許多當代文化的搖籃。如同電影《後青春之詩:巴斯奇亞》中的城市景觀,嘻哈的誕生地上城、塗鴉圈、蘇活區畫廊圈、前衛電影導演、安迪沃荷、派對和夜店、迷幻藥、古柯鹼、海洛因,全都混在紐約這個骯髒、貧窮、充斥犯罪、幫派的大熔爐裡。而 SAMO© 佔據了紐約當時的各種討論,人們對於藝術機構感到氣憤,塗鴉藝術崛起,牆壁、地板都是畫布,Basquiat 在此時挖掘自己藝術的形式,並為當時的紐約時代寫下最強而有力的註解。

Basquiat 的繆思:安迪沃荷

為了糊口,Basquiat 曾在街上兜售自製的明信片和 T-shirt,安迪沃荷買了他的明信片,也看到了普普與塗鴉結合的可能性,普普於群眾市場以大量複印結合媒體,塗鴉則在主流之外的街頭進行游擊,看似極端的對立,實則共通點皆是帶有反諷意味的標誌性繪畫語彙。兩人後來成為亦師亦友的關係,Andy Warhol 在畫布上印製經典的罐頭包裝,再由 Basquiat 放上他的塗鴉語彙。Andy Warhol 曾說過:「未來,人人皆能出名十五分鐘」,闡述的正是 Basquiat。

潑灑顏料的西裝

Basquiat 的繪畫可見抽象塗鴉到布魯克林區的嘻哈文化,除此之外,他的衣著也同樣充滿靈感。在《Downtown 81》的前導片中,你會看到 Basquiat 一頭標誌性的辮子頭、oversize 長大衣,在紐約街頭穿梭自如,不時拿起單簧管吹奏幾個爵士的樂音,或者從大衣口袋掏出一罐噴漆,用塗鴉裝飾牆面。成名後的 Basquiat 會穿著 ARMANI 西裝套裝作畫,任憑顏料恣意潑灑,並穿著這套「工作服」出席宴會。事實上,他是刻意去玩人們對黑人的刻板印象,去挑釁並顛覆世人的認知,然而,他也的確成功了。

塗鴉、爵士、嘻哈

Basquiat 的作品以壓克力、彩色油畫棒、蠟筆及紙本拼貼於畫布的形式繪成,靈感集結塗鴉藝術、非洲藝術、抽象表現主義等元素。並且,通常佐以巨大對話框,以及狂放生猛的潦草字跡,還有標誌性的皇冠,看一眼他的塗鴉作品,野性的色塊,你會覺得顯得特別粗獷,甚至有些童趣。有趣的是,Basquiat 的塗鴉作品時有赤裸的骸骨、器官與人體結構等圖案,靈感則來自解剖學書《格雷氏解剖學》,甚至不乏有爵士或搖滾樂的元素出現,除了《Bird on Money》之外,《Charles the First》、《CPRKR》皆是以爵士薩克斯風手 Charlie Parker 為主題的作品,《Beat-Bop》嘻哈專輯封面也是出自其手。嘻哈及塗鴉藝術文化隨著他的關注度,跟著被推向大眾,也因為如此,不難想像為何 The Weekend 曾留起他的辮子頭,Jay-Z 亦在《4:44》MV 放入他的身影以致敬。

Basquiat 曾在《巴斯奇亞主義》一書提及,他不喜歡談論藝術,尤其不喜歡談論自己創作的藝術。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的藝術精神至今爾後都將影響著世人。

Editor / Asta

Author / Dorian Hsu

Photo Credit /wiki art, dazed, wikipedia, TIFF, sothebys, phillips, vanityfair, christies, the new york times, dazeddig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