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巢

對於放大檢視莞爾一笑的勇氣:置身 Harry Styles《 Fine Line 》魚眼中的楚門世界

英國歌手、音樂創作人、演員 Harry Styles,於 2010 年開啟音樂生涯,為男孩團體 One Direction 成員之一。 2017 年發行個人首張同名專輯,除了音樂和電影演出,還以其華麗的時尚風格著稱。

在不同角色間轉換自如, Jared Leto 的本色流露古典藝術氣息

許多人對 Jared Leto 的第一印象是《 Dallas Buyers Club 》、《 Suicide Squad 》等電影角色的精湛演技,他對於方法派演技( Method Acting )的實踐對某些人來說甚至可以說是走火入魔。而事實上除了演員外,他更擁有樂團主唱、導演、製片等多重身份。

循環 20 年的 Y2K 能量,千禧年的音樂與時尚經典 ICON

00 年代初期,許多 90 年代中後期的服裝仍然流行,大眾也鍾愛充滿未來感又大膽的服飾,亮麗的短版上衣、連身裙及低腰牛仔褲是當時最受歡迎的選擇。中後期融合 1960 年代-1980 年代復古風格:波西米亞風、Oversize、成套絲絨運動衣等等。位於 20 與 21 世紀的交界點,科技的創新使這時期的時尚與音樂都叛逆且富有前衛性,追求超越社會既定印象,形成狂野的氛圍。

Eagles 安插神秘賓客?《 Hotel California 》不存在的旅館與大廳鬼影

Eagles 鼓手 Don Henley 說,《 Hotel California 》在講一間可以隨時退房,但永遠不能離開的酒店,一間間客房門背後都鎖了一則倦怠、可悲而空洞的洛杉磯故事,而模糊恍惚的專輯藝術,旨在實現一種「榮耀褪色、失去純真和頹廢」的氛圍。如此碎語聽起來多像流連人間的亡魂喃喃,事實上,在加州旅館封底也的確照到了讓樂迷們議論紛紛的神秘人影。

無病呻吟青少年的次文化? Emo 在不同年代的造型更迭

Emo 也許是 2000 年之後,爭議最大的一個音樂流派及次文化。每個世代對於Emo 的定義都不太一樣,2000 年的 Emo 跟 1980 年的 Emo 大相逕庭,有很多樂團都拒絕 Emo 這個標籤。不過在最近的 Emo/Pop Punk Revival 中,可以看見大眾對於這個流派回歸的欣喜。Emo 就是這樣充滿矛盾的音樂流派。在這個文化中,表達的基礎是分享自我情感,這是與他人親近的方式,但有時也是最痛苦的。

Coldplay 高喊《Viva La Vida》,生命萬歲跟七月革命有什麼關係?

在憑暢銷三部曲奠定地位後,樂團宣布已經為「酷玩2.0」做好了準備。第四張專輯的實驗性猶如 Coldplay 的《 Kid A 》,他們高喊《 Viva La Vida 》,封面則祭出 Eugène Delacroix 的浪漫主義巨作,畫面中的七月革命澎湃激昂,可是如斯反叛又跟好男孩們的音樂宣言有何干係呢?

當搖滾世家開始說起時尚語言,Liam Gallagher《As You Were》何以找來 Hedi Slimane 掌鏡?

Gallagher 家的男人都有一雙魔魅的雙眼,Noel 是不可一世,Liam 是玩世不恭,而二代 Lennon 在聖羅蘭( Saint Laurent )的重塑下盡現催眠式的陰柔磁場,那恰巧也是 Oasis 兄弟所欠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