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latest

聽不到都難的那首歌,聖誕節絕對少不了〈 Last Christmas 〉

白雪靄靄的冬季,一群年輕男女來到一座山間別墅,一年一度的平安夜,他們準備在美酒佳餚和友愛相伴下,享受年末最後一段美好假期。你可能沒有看過這支 MV ,但不可能沒有聽過〈 Last Christmas 〉。

浪漫以上,死亡未滿:《 Wednesday 》縈繞全球的歌德式回音

Netflix 出品的恐怖喜劇《 Wednesday 》上線後歌德的華麗浪潮便席捲全球,然而這種充滿陰鬱魅力的服裝文化脈絡為何? Wednesday 戲裡戲外的服裝風格又是如何展現?

在冬夜與熱調酒相互取暖:一人獨享、眾人狂歡

Adele 在〈 I Drink Wine 〉的 MV 中手持酒杯,慵懶斜倚著在水池中悠轉,歌詞道盡成年生活中的辛酸無力。全曲中無提到任何關於酒的詞句,更像是藉著獨飲時的微醺道盡對自己的呢喃,像極了無數下班後窩在家中獨飲的夜晚。

泡溫泉是冬日離開被窩的唯一理由!湯屋的魔力何在?

宮崎駿以《神隱少女》將日本湯屋文化推上國際舞台,以「為八百萬神靈洗去疲憊」的神聖場所為其定位,架空出了一座富麗堂皇的日式澡堂,有著巧笑倩兮的女侍與男侍,這座油屋除了提供各式療效的湯種更是一座各方神靈得以交流、酒足飯飽的神聖場域。在這人間與神靈的中介地帶,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神明也需要湯屋?究竟湯屋之於文化與民情存在著什麼樣的定位?

引人遐思的純真呢喃,從 Lana Del Rey 字裡行間瞥見優雅與哀愁

Lana Del Rey 以專輯《 Born to Die 》成名,十年過去,她早已有了更多不同的詩詞與音樂風貌,作詞人與詩人的身份更有凌駕復古歌姬之勢。擁有最長歌名的〈 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for a woman like me to have – but I have it 〉問世後,新身份「吟遊詩人」就此深植人心。

用絢爛的光在幽暗處長曝|居家娛樂―楊登棋(登曼波)個展

「居家娛樂―楊登棋(登曼波)個展」自 11 月 19 日起於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藝術家楊登棋曾以其個人生命經歷為軸心的作品《父親的錄影帶》,榮獲 2019 年臺北美術獎首獎,而本次展名則源於他從父親處所獲得的關鍵影像物件上,楊父以親筆註記的「居家娛樂」四字。關於展覽的「娛樂」性,「家」與「性」的相互參照,透過光線明暗、黑白彩色的形式差異開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