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老屋敗部復活,在舊建築的樑柱中砌出新的可能

建築自有其壽命,當人造空間隨著機能更替與時間遞嬗而逐漸變得老舊甚至傾頹時,一種獨有的氛圍卻從其角落的陰翳中應運而生,也許是刻劃往日時光的斑駁牆面、抑或是訴說時代精神的空間格局,充滿故事與紀念性的老建築不但聚集了懷舊的目光,建築師更將其視為連結歷史與今日、乃至於展望未來的橋樑,透過舊建築的整建、翻修甚至是與新構造的對話,在延續記憶的同時,持續推演出嶄新的空間體驗。

位於水泥廠的建築師事務所 / RBTA

在 Barcelona 的郊區,8 個巨大的筒倉標示著舊水泥廠的位置,這座曾經佔地達 31,000 平方公尺的巨大工業遺址從 1973 年由已故西班牙著名建築師 Ricardo Bofill( 1939-2022 )購入後,已經被重塑為其建築師事務所 RBTA 的總部,以及建築師本人家族的住宅,成為集壯麗、復古與優雅於一身的多功能建築。在改建過程中,Bofill 宛如雕刻大理石般仔細審視超乎尋常尺度的工業空間,並逐步拆除部分的設施,重新編排、定義了留存的構造體,植入新的機能,並搭配整體環境的規劃遍植棕櫚、橄欖與柏樹等適應當地氣候的綠植,最終創造出了超現實的夢幻景緻:懸浮的階梯、隱身於廢墟當中的花園,甚至是如同大教堂一般的工作室,顯現出無論老建築過去乘載的機能為何,只要搭配適當的設計與空間轉化,都有機會再造為獨一無二的當代空間。

 

從社區中心到劇場 / Sala Beckett

另一幢位於 Barcelona 且重獲新生的舊建築是 Sala Beckett 表演劇場,其前身為當地已廢棄多年的社交中心,過去乘載著豐富的複合機能與城市記憶,包含了小劇院、酒吧與宴會場等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場所。新的劇場與戲劇學校由當地的建築師事務所 Flores & Prats 操刀設計,透過對於原始空間鉅細靡遺的研究、紀錄,最大化地修復保存不同房間中各具特色的壁磚、地板乃至於門扇、傢俱等空間物件,試圖在滿足新機能的同時,留下這些充滿回憶的細節與情感, Sala Beckett 表演劇場展示了如何在新與舊之間創造充滿詩意的平衡,正如同建築師所描述:「真正的戲劇活動不僅僅發生在展廳之中,而是擴展到整個建築。」

 

百年住宅的異材質新生 / House In Rua do Paraíso

葡萄牙年輕建築師事務所 fala 長期聚焦於古舊住宅的再設計與更新,擅長利用異材質搭配以及簡潔的室內空間重塑平凡的住家生活。這棟 2017 年完工、位於葡萄牙波多的 19 世紀獨棟住宅便以「打破傳統的日常生活」為主題,在室內使用了明亮、乾淨的顏色與木地板原始的材料質地以打造純粹的意象,搭配建築立面上使用綠色、白色與黑色大理石替換掉破損的磁磚,重新組構出的「臉譜」,成功地在老城區樹立起新舊並存的實驗性空間。其設計過程中採用經典名畫局部拼貼而成的繪圖法,不但凸顯了不同材料的特性,亦呼應了由過去邁向現代的轉化與並存。

 

廢墟、綠色山丘與酒店 / 白井屋酒店

白井屋酒店位於日本群馬縣前橋市,其悠久的歷史可追溯至江戶時代。2014 年,面臨拆遷危機的酒店邀請日本建築師藤本壯介( Sou Fujimoto, 1971-)與藝術家 Leandro Erlich 等人一同改造 1970 年代完工至今的舊建築。藤本壯介將酒店分成兩部分規劃,分別是以舊建築改建的 Heritage Tower 與新擴建的 Green Tower。在 Heritage Tower 當中,建築師保留了既有建築的平凡立面,但拆除了原始的樓板,留下極具空間感的樑柱網格,搭配上 Erlich 設計的管狀燈光空間藝術裝置,以及精心佈置的綠色植栽,打造出兼具未來科幻與室內自然地景、以及帶著些許懷舊氛圍的當代藝術空間。

 

橫跨過去與未來的百貨公司 / Grands Magasins de la Samaritaine

La Samaritaine 是位於巴黎塞納河畔、始建於 1900 年的商業建築群,曾名列巴黎四大百貨之一,這座以 Art Deco 打造的重要文化、歷史象徵以其室內精緻繁複的金屬工藝細節聞名2021 年百貨公司重新開幕時迎來了巨大的變化,由 2010 年普利茲克獎得主、日本建築師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所成立的 SANAA 建築事務所率領國際團隊,大膽地將建築群中鄰接街道的立面以曲面玻璃覆蓋,和周遭的建物一同創造出映照當代城市生活的柔和介面。除此之外,建築師更在新立面與河岸保留下來的原始建築外觀之間,創造了一條貫穿百貨公司的城市走廊,串連起原有的庭院以及新置入的中庭,塑造出線性、室內外交替的新動線,讓天光的變化與室內環境相呼應,從裡到外強調了從歷史走入現代的微妙層次,既相對又和諧,是對舊建築改造的一次精彩嘗試。

 

 

建築的傾頹與老化是一種不可逆的過程,然而搭配上建築師的巧思與新的生活想像,往往能超脫形式、機能的桎梏,創造出截然不同卻又充滿歷史厚度的嶄新空間。無論是保留、整修抑或是植入新的結構體和改建,都有機會縫合過去與現代、甚至是展望未來的多重可能性,舊建築的魅力,或許正來自於其見證物換星移而依然矗立於土地之上,所乘載的眾多故事與集體記憶,吸引著人們踏入空間,親身感受時間的印記與物質的絮語。

 

Editor / Asta Chang

Author / F.C.

Photo Credit / archdaily, dez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