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TECTURE

讓老屋敗部復活,在舊建築的樑柱中砌出新的可能

自建築落成以來,其形式、機能與結構便會隨著時間的流逝受到多方面的考驗,不管是無法負荷新的空間需求、材料的自然老化抑或是經濟、文化等因素的改變,都會使建築面臨廢棄、拆除或改建的命運。然而,許多建築師透過與舊建築空間的思辨與對話,加入新的設計提案或整修,往往可以扭轉頹勢,再造其新生。

已完成的半成品,建築中的未完待續

建築似乎應當是永恆不變的,人們總期待建築師以設計精準地回應時代精神,抑或是提出理想的空間計畫。然而,生活往往充滿了意料之外的轉折,瞬息萬變的外在環境也不斷挑戰既有的社會框架,建築的「未完成」成為對未來使用者最好的留白,預示了空間的無限可能。

建築師的夏日提案,與自然對話的避暑別墅

時值盛夏,烈日當空,你是否也曾想暫時逃離悶熱的城市,尋求山邊水際的清涼淨土呢?一直以來,「避暑」便是季節裡人們共同的嚮往,從選址、建造到徜徉其中,涼爽的遮蔭和歡快的笑語凝結成引人入勝的氛圍,更成為建築師對於理想生活的投射。

從種植到釀造,酒神戴奧尼修斯的田園居所

從南歐陽光盛放的田園,到美洲安第斯山麓的平原,葡萄藤蔓迤邐在豐饒的土壤之上。釀酒人追尋著理想中的土地,同時也建立起釀造、儲藏、品鑑佳釀的建築,匯聚了與自然的緊密連結以及理想生活的投射,成為專為「酒」而打造的夢幻居所。

當建築成為畫布,「顏色」可以被視為建材嗎?

對許多人而言,談到經典的「建築」往往意味著由沈穩的混凝土灰色與溫潤的原木質地、或是白淨素雅的牆面搭配金屬材質所建構的原色空間。事實上,這些象徵著古代建築巔峰的空間在建造之初其實五彩斑斕,充滿了多彩的壁畫與裝飾。時至今日,許多當代的建築師也嘗試用彩繪、光線以及材料本身組合,創造出充滿故事性與情緒張力、有別於「冷靜」的現代建築美感之外另外一條繽紛的建築路線。

安藤忠雄:建築作為回應世界的反應式

安藤忠雄(Tadao Ando)可以說是最知名的日本建築師之一,不論是業餘的建築愛好者,還是剛踏入建築學院的年輕學生,安藤以「清水混凝土」和變化無窮的光影所形塑的空間,宛如簽名一般鐫刻在「建築」朦朧的形體上,成為許多人對於這門高冷學科的第一印象。

Apple Park :賈伯斯心中完美的圓

作為全世界價值最高、規模最大的公司之一,Apple 總部以「加州精神」為概念:將產品、空間與自然開放連結,創造無縫的一體化生活場域。像是一座與自然和諧共存的庇護所,極簡的外觀包覆著複雜而先進的空間設計,亦有如來自天外的超時空載具,成為當代科技產業的象徵以及全球「果粉」心目中的聖地。

馬路旁的兒童樂園,城市中的公園設施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當中,難能可貴的公園綠地已然成了從兒童到長者遊戲、休憩與交流不可或缺的公共場域。時至今日,建築師與景觀設計師透過對人類行為的觀察,融合了自然、藝術等眾多元素,創造出一座座引人入勝的都市綠洲。